球员飞身撞人+伸手掏裆球迷闹事 苏格兰足球要向少林足球看齐?

看台的希伯尼安球迷用投掷物袭击了主队门将泽拉马尔,双方开始爆发大规模的冲突,哈茨0-0战平希伯尼安,哈茨和希伯尼安都是苏格兰城市爱丁堡的球队,不过哈茨在比赛当中却并未太大的优势,希伯尼安中场卡姆贝利的一次鲁莽的空中撞人被主裁判出示第二张黄牌成为比赛失控的导火索,这是格拉斯哥流浪者在杰拉德执教后的第一场主场老字号德比,格拉斯哥流浪者与凯尔特人的比赛被称为,格拉斯哥流浪者对阵凯尔特人的比赛12点半开打

图片 1

  腾讯体育11月1日讯
今天凌晨结束的苏超爱丁堡德比:哈茨0-0战平希伯尼安,比分看上去平淡无奇,但比赛的过程却令人触目惊心。两队球员大打出手不说,球迷们也加入到战斗中,投掷物乱飞、红黄牌满天飞。

图片 1

图片 2

  比赛从一开始就充满火药味,前65分钟两队一共领到了6张黄牌,第65分钟时两队爆发大规模冲突,希伯尼安前锋卡贝里空中肘击博扎尼奇两黄变一红下场,看台的希伯尼安球迷用投掷物袭击了主队门将泽拉马尔,哈茨门将倒地不起,双方开始爆发大规模的冲突。

本周中一场没有进球的苏格兰超级联赛比赛却成为足坛关注的焦点,领头羊哈茨与希伯尼安的这场“爱丁堡德比”当中,裁判出示总共8黄1红,客队主教练列侬甚至被主场球迷用硬币击中,而主队门将则被客队球迷拳击倒地。一场普通的足球比赛几乎瞬间演变成混乱的斗殴现场。联系到不久前哈茨前锋麦克利恩的所作所为,苏超球队看来是想跟少林足球看齐了。

旺财体育讯:在这个阳光明媚的周日上午,《442》记者要马不停蹄地到现场观看两场苏超比赛:格拉斯哥流浪者对阵凯尔特人的比赛12点半开打,而希伯尼安与哈茨一役则将在下午5点半揭开战幕。格拉斯哥流浪者与凯尔特人的比赛被称为“老字号”德比,是苏格兰足坛最具影响力的对决之一。在出租车从酒店开往球场的路上,司机打开了话匣子,与我们畅谈他对苏格兰足球的看法。“你们知道谁是蠢货吗?”那位出租车司机支持流浪者,操着一口浓重的格拉斯哥口音,他先是列举了许多与凯尔特人有关系的人的名字,随后“热情”地解释为什么不喜欢他们。“我的车就载过他——那家伙是个笨蛋。”随着出租车穿过克莱德河,埃布罗克斯球场(流浪者主场)出现在我们的视野右方,凯尔特人公园球场则在左方。“我对英格兰足球没啥兴趣:与曼联相比,我更愿意看哈茨和流浪者的比赛。”司机笑着说。这就是格拉斯哥当地人谈论足球的方式。在这座城市,每个人都对足球有自己的想法,并且愿意直率地表达。(图)凯尔特人的大巴抵达格拉斯哥流浪者主场“无论如何,我希望你们享受这场比赛。”在埃布罗克斯球场外,司机在与我们道别时说,“我也希望凯尔特人被打爆!”噪音作为天空体育的嘉宾,我们走向球员通道,与解说员伊恩-克罗克(Ian
Crocker)见面。“我解说老字号德比已经20年了,前前后后总共接近60场比赛。”克罗克说,“气氛总是很棒。比赛节奏特别快,从第一分钟到最后一分钟,你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你会发现,今天比赛现场的噪音特别大,在爱丁堡(希伯尼安对阵哈茨)也差不多。这跟英超的情况不太一样。在英超豪门俱乐部主场,观众只有在发生某些事情后才制造噪音。但在这里,球迷们在比赛前就开始大喊大叫了。”克罗克是英格兰人,不过与其他记者或解说员遇到的情况相仿,每当克罗克解说老字号德比时,两支球队的球迷都觉得他有倾向性。格拉斯哥流浪者球迷指责媒体偏向凯尔特人,凯尔特人却又认为媒体偏向流浪者。“我是在多塞特郡的一个小村庄长大的,当地人根本不了解老字号德比,所以我很可能是最没有倾向性的人了!”克罗克笑道,“在老字号德比结束后,我尽量不看推特。就在今天上午,人们已经在开始谈论我的立场问题了。有人说,‘你的偏见有多厉害?’还有人写道,‘当某支球队进球时,你的声音听上去并另一支球队进球更兴奋。’”“但话说回来,如果双方球迷都这么质疑你,那说明你的工作做得还不错。”门票克罗克今天的解说搭档是职业生涯曾效力于凯尔特人的苏格兰前锋安迪-沃克。“我从小就看这两支球队的比赛。”他说,“作为凯尔特人球员在老字号德比中登场,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日子。”过去七年凯尔特人实现了苏超七连冠,格拉斯哥流浪者却因为遭遇经济问题,一度降入第四级别联赛。格拉斯哥流浪者于2016年重返苏超,而在今天的比赛中,杰拉德执教的这支球队希望拿下重返苏超后的首场老字号德比胜利。(图)照片中最靠右的是安迪-沃克“这几年老字号德比给人的感觉一直很奇怪,因为流浪者在经验和实力上很难与凯尔特人抗衡。”沃克说,“自从杰拉德执教后,流浪者的成绩有所提升,但他们需要在一场老字号德比中赢得胜利。只有这样,流浪者才能与凯尔特人争夺联赛冠军,而今天也是他们赢球的最佳机会。除了700名凯尔特人球迷之外,整座球场的所有人都支持格拉斯哥流浪者。”2018年夏天,由于格拉斯哥流浪者任命杰拉德担任主教练,主场比赛的季票销量激增。为了让更多主场球迷能够到现场观看老字号德比,流浪者做出了一个引发巨大争议的决定:按照惯例,流浪者会为凯尔特人球迷分配8000张门票,但他们将这一数字削减到了仅700张。在本赛季的首场老字号德比中(凯尔特人1-0获胜),凯尔特人也大幅削减了提供给格拉斯哥流浪者球迷的比赛门票。“很遗憾,两家俱乐部都走了这条路。”沃克说道,“如果有更多的客队球迷来到现场,比赛氛围会更棒。尽管如此,当双方球员走进球场时,你仍然会听到两队球迷掀起的巨大声浪。”“在这一年中,两场最佳比赛都在今天进行。”天空体育场外记者卢克-肖恩利解释说。自2010年以来,老字号德比和爱丁堡德比首次在同一天进行。杰拉德的战略赛前一小时,当斯科特-布朗来到埃布罗克斯球场时,他收到了来自格拉斯哥流浪者球迷的传统“问候”。看台上的流浪者球迷还不多,但其中一人冲他喊道:“布朗,你这个该死的讨厌鬼!”然后向他伸出了一根中指。布朗只是笑了笑,33岁的他早就已经见惯不惊了。随着双方球员在赛前陆续走进球场,观众们掀起了更高分贝的声浪。这是格拉斯哥流浪者在杰拉德执教后的第一场主场老字号德比,杰拉德在教练席上环顾四周,感受了一下现场气氛。杰拉德显然为这场比赛制定了有针对性的计划:他要求球员们加强奔跑和身体对抗,打乱凯尔特人的正常比赛节奏。安迪-哈利迪飞铲奥利弗-恩查姆,抢到球权,然后站起身来冲法国人大吼大叫。流浪者球员表达了为拿下比赛全力以赴的态度,而现场球迷也为他们高声喝彩。在比赛中,裁判的每一个决定都会受到比赛双方的质疑,杰拉德甚至因为对某个判罚感到愤怒,向一位国会议员抱怨——道格拉斯-罗斯是保守党议员,在比赛中担任边裁。凯尔特人始终无法找到熟悉的比赛节奏。当比赛进行到第30分钟时,从利物浦租借效力流浪者的瑞安-肯特送出传球,助攻瑞安-杰克破门,后者在进球后满场飞奔庆祝……随着比赛继续进行,流浪者球员仍然毫不惜力地奔跑,与对手进行身体对抗,不给凯尔特人丝毫平静。与齐声欢呼的近5万名流浪者球迷相比,坐在看台一角的凯尔特人球迷太少了,他们的声音几乎无法被听到。当终场哨声响起时,到达现场观看比赛的流浪者球迷们欢呼雀跃。格拉斯哥流浪者1-0击败凯尔特人,而这也是自2012年以来,他们首次在联赛上的老字号德比中获胜。流浪者球员跑向埃布罗克斯球场的各个角落庆祝胜利,杰拉德走向球场中央,向球迷们鼓掌,然后双手握拳庆祝。“这是一个转折点。”一名流浪者球迷高喊道。在这场老字号德比后,少赛一场的凯尔特人仍然排名苏超联赛榜首。从格拉斯哥到爱丁堡不到3小时后,希伯尼安与哈茨的比赛就将打响,所以我们没时间等待,急匆匆地离开埃布罗克斯球场,从格拉斯哥赶往爱丁堡。我们沿着克莱德河步行45分钟,来到格拉斯哥皇后大道车站,乘坐下一班开往爱丁堡的列车。在车上,我们遇到几位乘车回家的格拉斯哥流浪者球迷,与他们聊了聊刚刚结束的老字号德比。“差不多是时候了。”一名流浪者女球迷兴奋地说,“作为流浪者球迷,我很高兴。”没过多久,列车抵达爱丁堡,但此时距离比赛开哨只剩下不到1个小时。为了赶时间,我们又叫了俩出租车。“在今天的比赛中,希伯尼安肯定能赢!”司机笑着说道。(图)夜色下的爱丁堡城堡警马开始在街道上跑来跑去,一名球迷对一辆警车突然转向表示抗议。“看路啊!”那名球迷说。“闭嘴!”警察回怼道。而在距离复活节路球场(希伯尼安主场)仅几码的地方,一个男子对着一堵墙撒尿。一群希伯尼球迷冲他嘲讽道:“你们这帮哈茨混蛋!”友尽日虽然希伯尼安和哈茨都已经超过50年无缘联赛冠军,但过去几十年间,两支球队一直在争夺爱丁堡这座城市的足坛霸主地位。两队于2012年苏格兰杯决赛中相遇,希伯尼安希望赢得该项赛事110年历史中的首座冠军奖杯,却以1-5的大比分惨败。近几年两队都曾经历降级和升级,而自从尼尔-列侬成为希伯尼安主帅后,双方球迷彼此间的敌意更深了:早在列侬执教凯尔特人(译注:2010-2014年)期间,哈茨球迷就痛恨这位教练。在10月31日进行的一场爱丁堡德比中,据称哈茨门将兹拉马尔被一名球迷袭击;希伯尼安在比赛后半段打进一球但被判无效,列侬面向哈茨球迷看台庆祝,却被一名哈茨球迷扔出的硬币击中倒地。(图)两支球队的主教练“你从万圣节前的那场比赛就能看到了,希伯尼安和哈茨的比赛十分激烈。”一位名叫克朗-布莱登的球迷解释说,“在过去几年里,比赛变得更激烈了。除了凯尔特人和格拉斯哥流浪者的比赛之外,我认为这就是苏格兰规模最大的德比了。要知道,爱丁堡可是苏格兰首府。”如果希伯尼安在这场比赛中获胜,布莱登会不会在支持哈茨的朋友面前吹嘘?“他们都是熟人……”他笑着说道。至少在这个夜晚,布莱登不会与哈茨球迷以朋友相称。与老字号德比不同,复活节路球场能够容纳2万名观众,不过希伯尼安俱乐部仍然为客场球迷提供了4000张门票。所以当比赛开始前,哈茨球迷的口号声相当响亮,你还能听到极端球迷为球队呐喊。随着双方球员入场,主队球迷看台被绿色和白色覆盖,希伯尼安球迷展开一个为球队加油的巨幅Tifo。(图)主队球迷认为,希伯尼安比第一级还高一个级别激战在比赛中,两支球队的球迷都希望声浪能够压过对方。当希伯尼安后卫安布罗斯用穿裆过人的方式戏耍奥吕-李时,主队球迷高声喝彩,不过奥吕-李短短几分钟后就还以颜色,在距离希伯尼安球门大约25码的位置远射得手,为哈茨队首开记录。有趣的是奥吕-李的父亲罗勃在球员时代曾效力于纽卡斯尔,当时就以擅长远射闻名。客队球迷欢呼雀跃,还向场内扔掷烟花;比赛一度被中断,原因是警察到场以防止哈茨球迷“入侵”球场。下半场开始后不久,希伯尼安前锋奥利弗-肖的一次远射击中横梁,不过他们创造的绝对机会并不多。随着时间推移,哈茨球迷对于球队拿下比赛变得越来越有信心了。在比赛后半段,希伯尼安后卫惠特克一次距离球门25码的远射也在撞击门柱内侧后偏出,主队扳平比分的希望似乎已彻底破灭。希伯尼安球迷痛苦哀叹,而哈茨球迷则欢呼起来……终场哨声响起时,4000名哈茨球迷高声唱歌,与球员们一起庆祝胜利,似乎并不急着离开。“当惠特克的射门击中门柱时,我心里就想,‘天啊,这也许不是属于我们的夜晚’。”希伯尼安主帅列侬赛后懊恼地说。当比赛结束后,一名希伯尼安球迷还被警方逮捕,原因是据摄像镜头显示,他对效力哈茨的刚果后卫迪卡莫纳进行了种族歧视辱骂。自2014年以来,哈茨首次在客场对阵希伯尼安的比赛中获胜。哈茨主教练勒维因说:“我对小伙子们的表现感到兴奋,因为今天我们达到了一个新的等级,比希伯尼安更高的等级。”从格拉斯哥到爱丁堡,对这两座苏格兰城市的球迷们来说,德比大战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虽然近些年来,苏格兰足球一直面临着许多挑战,但球迷们的热情从未消退。原文来源:Four
Four Two(视频)比赛集锦

  值得一提的是,希伯尼安主帅尼尔-列侬六年前还是凯尔特人主帅时,也在技术区被看台的一枚硬币击倒,这一幕又在爱丁堡德比重现了,不过受害者是哈茨门将泽拉马尔。当希伯尼安只有10人应战时,冲突还没有结束,双方变本加厉大打出手。

哈茨和希伯尼安都是苏格兰城市爱丁堡的球队,两队从1875年就开始的长达上百年的争斗,爱丁堡德比成为了世界足坛历史最悠久的德比战之一。由于两队之间在宗教信仰和历史渊源上的分歧,哈茨和希伯尼安形成了不共戴天的敌对情绪。而本轮之前哈茨竟然在多赛一场的情况下领先老牌豪门凯尔特人6分领跑积分榜,因此本赛季首场爱丁堡德比到来后也占据无比的优越感。